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

第5635章 一看便知

  

“在我心里,你二十九比十九还要好看!”骆风棠冷不丁冒出这句话,把杨若晴和骆宝宝都说愣住了。

回过神来,杨若晴忍不住狠狠嗔了他一眼:“当着闺女的面,你好好说话行不?”

骆风棠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脸涨红了,憨憨一笑,也不懂该解释点啥,或许越解释越乱,于是老老实实放下车帘子继续赶车。

车厢里,骆宝宝抱着肚子笑成一团,挨了杨若晴一记白眼后,小丫头不敢明着笑了。

但接下来一路,车厢里的气氛很是温馨有爱,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尤其是骆宝宝,亲眼见证着自己爹妈是如何的相亲相爱,这在她的心灵里早早就种下了一颗种子。

将来等她长大了,她要找的夫婿也必须是像爹娘这样相亲相爱的才行,这才是过日子该有的样子。

湖光县,左家庄。

三人赶在晌午饭之前顺利抵达左家庄村口。

村口的一块石碑前面,矗立着一个小子。

八岁大的小男孩,脸上稚气未脱,目光直视道路前方露出跟年纪不符的专注和期盼。

身后,左家的管家又来了。

“少爷,老夫人说这里风大,让你回家去等。”

左景陵不理会管家的话,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他有种预感,无忧姐姐今天一定会来的。

只要他再坚持,一定能等到的!

管家站在左景陵身后,无奈摇头。

小少爷不说话,性格也固执,大家伙儿私下里都说这孩子怕是跟着生母受了刺激才变成这样。

但小少爷也是真的聪明,庄主教给他的东西,他一学就会。

今日从吃过早饭就来这里等,一直等到至今,谁劝都不回去,太倔强了!

就在管家准备回去禀告老夫人和庄主的时候,身后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传来。

随即便看到身旁如泥雕木塑般的小少爷突然就动了,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……

……

这次和巴巴虎部戈巴虎的见面,让他的查清了很多事情。

譬如季家的商队是被抢劫的。

不是别人,正是草原上的部落,不是巴巴虎的本部,就是巴巴虎的附属部落。

这次,骆星辰对巴巴虎提出了警告。

但这次回去戈巴虎会不会真正惩戒那个部落,骆星辰认为不会。

最多戈巴虎会随便找几个草原奴隶充充人数来交差,不可能灭杀那个部落之人的。

扮作马贼拦截大齐的商队,那也是戈巴虎默认的,好处他一样要拿上一份。

骆星辰已经看透了这些草原部落的性子,那些人是典型的畏威而不畏德。

只有将他们打服了杀怕了,他们才会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臣服,否则,他们不会生出畏惧之心。

“星辰,咱们要带队回去吗?”夜一问道。

这个带来的万人队,是烟幻燕麾下千机军的精锐,本来就驻扎在附近的位置,烟幻燕一声令下,就出发成为骆星辰和夜一的队伍。

但这次会盟失败以后,这支军队还是要还回去的。

“暂时不需要,夜一,你在这里统率这支千机军,我回千机城去,回复烟郡守,顺便去看看热闹。”骆星辰道。

“阿弥陀佛,施主,回千机城带上贫僧。”七喜大师双手合十,正色道。

在军营待了一阵,他就有些腻歪了,这里饮食太过清淡,睡觉也不踏实,怎么着都不舒服。

和尚是吃过苦的人,他能坚持的了,但只要有机会回去,何必在这里苦捱呢。

“施主,当初签订的协议,贫僧是保护施主的,施主在哪,贫僧就在哪。”七喜大师道。

嘴上当然不能说出别的理由,而正当的理由很好找,随便就能说一个。

“七喜大师,回去当然会带上你。”

骆星辰笑了笑,整理了一下物品,随身带上两名亲卫拿好兵刃行李,就出发向远方行去。

……

小轩窗,正梳妆。

玉兰细细的梳理着自己的青丝,将前方的镜子转过去,伸出指甲,又在上面刻上一道印痕。

又是一日过去了。

距离大婚之日越来越近,也距离她殒命的日子近了。

这几日,她总是做梦。

她梦见自己满身污垢,站在泥泞里,道路上来来回回无数人,没有人愿意朝她正眼瞧上一眼,稍微靠近一点,都立刻捂住口鼻,用眼角嫌恶的余光瞟上一眼,就迅速的匆匆离去。

只有,那个佩剑的少年,走过去,拉住她的手,给她热腾腾的馒头吃。

破旧的房屋,虽然一下雨就漏,有些阴暗潮湿,但因为有他在,而显得格外的明媚。

荣华富贵,都如过眼云烟一般,她不稀罕。

那个要嫁的富商,她见过,身高不满七尺,侏儒一样,不仅如此,他还有七房小妾。

富商的正妻去年过世了,正妻的位子空悬着,这次他正好和吴家联姻,娶她作为续弦。

吴玉兰嘴角露出一丝苦涩。

父亲将她彻底的当成了联姻的工具啊。

也是,父亲吴勤人的女儿多的是,她排行第三,吴勤人的妻妾一共给他生了十几个女儿,一个女儿对他来说,当真是不算什么的。

她现在已经绝望了,身在其中,她无能为力,没有反抗的能力。

除了在梦中,她还能和他相见,这辈子都不可能了。

“三小姐,奴婢给你送吃的了。”

侍女推门从外面进来,手中端着一只托盘,里面放着碗筷碟子之类。

“不是说过我不吃的吗?全都端出去。”吴玉兰冷冷的说了一声。

“三小姐,这次的吃食不一样,有很特别的料。”侍女低着嗓音道。

“特别的料?是毒药吧,我那个好父亲,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要我的命了?”吴玉兰冷冷的讥讽道。

“三小姐,你看这里。”

侍女将托盘放在桌子上,伸手将上面的一只大盘子抬起,下面居然有一份叠起来的信纸。

“这是?”吴玉兰惊疑不定,她第一时间就觉得这又是那个父亲的阴谋,他究竟想要干什么?

“三小姐,这里面的内容,您一看便知,不过,您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,看完就烧掉吧。”侍女提醒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